微型小说

又是一年杜鹃花开

这个春天来得迟,夏天已至,校园的杜鹃花还含着朵。红总是匆匆上班又匆匆下班,说是上班还不如说是睡班。好长时间,红都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办公室,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耷上了厚厚的眼袋,眼圈有些发青,准是熬夜的结果。偶尔,她也有精神好的时候,面容水...

微型小说

狗运

狗狗怀孕了。狗儿的名字叫“太太”。 这狗儿原是名贵的品种,京巴儿。现在豢养的人多了,也就没有了那珍稀和高贵,地位也失去了先前的荣耀。 只是,这叫“太太”的狗儿生对了地方,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分,居然深得那局长夫人的欢心。正如俗话说的:夫荣妻贵一...

微型小说

母亲的膝盖

娘知道哥是罪人,但娘放不下自己的儿子。 哥的事判下来三天后,躺在床上的娘才起来勉强喝了点粥,娘喊:顺子,咱家有烛台吗? 娘,这都啥年代了,家里还有烛台? 没有?那我就去买。 娘说着就摸摸索索下了床。 娘,要烛台做什么?要买也得我去买呀,你就在家...

微型小说

心锁

东东很小就喜欢看电视,电视可好看了,每天播放不同的图片,一次东东看到一个女人狠狠的用皮带抽打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还让他跪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双手举着一沓盘子,东东不明白问:“妈妈,她为啥打他啊?”“那是他后妈。”东东吓的趴在妈妈的怀里。 一次车祸...

微型小说

爱情外卖

靠近南城时尚之都步行街附近,有一条幽深静雅的小巷,里面新开了一家叫爱情外卖的小酒吧。听说这个酒吧除了有各种特色小吃,最神奇之处就是能预测一个人的姻缘,所以林嘉华约了女人想去吃一回。 林嘉华赶到的时候,女人还没有来,他选了6号桌靠窗坐下,服务...

微型小说

可以载我一程吗

我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什么,你付出了什么,还是得到了什么。 在九天之上的天堂里,有一个公开的秘密。那便是契约者。并不是每一只天使都能成为契约者,这要看它在凡世间是否与天使签订契约来决定的。成为契约者,有可能一步登天,晋级位六翼天使,也有可能瞬...

微型小说

婚柬

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爱情?爱情是什么?姜瑶有些困惑,她不停地嘀咕。 李琳很忙,有一段日子没咋耐心搭理过姜瑶了。她有时候觉得姜瑶不仅幼稚,还外加磁实,索性不去理她,让她犯痴去吧! 反正在一个屋檐下也没成几天了,李琳想尽快收拾心绪,全力以赴打理自己。 你...

微型小说

小小的春天

最近,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:小小要结婚了。 这爆炸性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在这小小的村落引起了轰动。结婚这事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,稀奇的是小小要结婚了。 小小,并不小,是一个奔四了的体格强...

微型小说

用一生去忘记

他是她最初的梦。 在她十六岁的时候,她遇见了他。她是个好学生,他也很聪明但成绩却不怎么理想。那时的她是个傻丫头,不漂亮不打扮很腼腆,而他,小眼睛小酒窝很爱笑,脖颈有一个大大的胎记,真的让人印象深刻。 他们是同班同学。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...

微型小说

愿做你的眼

(一) 我靠,这么大的雨!萧磊抱着一叠文件夹火急火燎的就要出门,见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便又折身回到家里,拿起了一把雨伞便再次火急火燎的冲出家门。 撑开伞时,才发现有一根伞架断了线,没有伞架支撑的那一角总是翘起来。于是,萧磊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把那...

微型小说

陌生电话

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......”谁的电话?李局拿过手机一看,陌生电话,接着扣了。 自从当了局长,电话多了,应酬多了,找自己办事的人也多了,于是身体宽了,眼神高了,银行卡的数字也越来越长了。 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、、”电话再次响起来。谁啊,这么执...

微型小说

花开那年半夏不夏

思念有个前提,那就是空间和时间的距离。 那些年,六月还会陪着夏栀在院子里听栀子花,是的,是听,因为夏栀看不见。 夏栀不喜欢六月总是风轻云淡的表情,无论什么事,他总能一笑而过,即便是他离开的那一天。 为什么一定要走?夏栀站在路边的梧桐树旁,双眼...

微型小说

繁华落尽浅留于雍容华贵的美丽

漫山遍野的蒲公英随着缕缕春风飘扬,散落在每一寸土地,而花开满园映入眼底的华丽,深情存留在心底。 我想要的不是哗众取宠,也不是片刻留情。尽管如此,暮晨的晨曦只为你绽放一时美丽,浸湿的眼眸扫落静谧深秋中最后一片落叶,柔情似水化作一染春泥,增添了...

微型小说

应酬

喂,是小马吗?我是玉香啊,我家老头子胃疼得受不了。你赶紧开车过来,我们要去医院! 好的!嫂(少)夫人,我这就过来! 是胃病?还是食物中毒!小马边开车边想。记得送他回家时还好好的! 小马来到县城关镇王镇长家,只见王镇长双手抱腹,身体靠在床上,脸色惨白,冷汗涔涔,...

微型小说

最后一次

刘小武出门以后,心情更加郁闷。下一站是中山公园。这是最后一次。他这样想着,无可奈何地走到公园门口。公园里有一座假山。假山旁边有几条长长的靠椅。如果,她不会骗人的话,就应该在那儿等我。他又想了一遍,就命令自己进去。 但就在这时候,一个六十多岁...

微型小说

执着,有时是一种尊严

三乾是一所农村农技站的站长,在沫旧县有一点小名气,主要是农业技术方面原因,三乾是农技站的高级农技师,又是市里农技方面的评价专家,大大小小的事都有着一些牵连,三乾也因此有力一定的竞争力。 最近几天,三乾同他要好的朋友说,农技站事务上有了一点小...

微型小说

小铺趣闻

早就耳闻市区启凤街有家烧饼店,口味不错,价廉物美。传得我心里直痒痒,很想登门拜访,一饱口福。启凤街并不繁华,也不长,但自从这个口碑不错的烧饼店突然“火”了,街上熙熙攘攘的人,摩肩接踵,川流不息,似乎都是慕名而来。 说起这烧饼,人们并不陌生,...

微型小说

如果这就是爱情,别装作虚情假意

早已在生活中懂得那司空见惯的一句感人肺腑的话语,那就是(我爱你)。说的其实真好听,每个女孩的眼眶饱含感动的热泪,愿靠在男孩的肩上痛苦流涕,因为一份等待的爱情来之不易让女孩心里话语流露至今。季节的煎熬却让男孩不在沉默,说出心底话,一字一句未...

尾页

美文栏目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