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小说

天使的台阶

一家三口为纪念父母结婚35周年来到奥地利旅游,一路上女儿却发现父母并不是想象中的琴瑟和谐。本该浪漫的旅行仿佛夹入杂音的乐曲,小县城空巢父母磕磕绊绊的婚姻生活场景时时横插进来,两代、三人对爱情人生各有所思所求。在诸多二元对立的元素设置中,小说...

现代小说

又到油菜花开时

青草村是个“筒子村”,从东头到西头扯四五里远,南北两边是群山,村民们都居住在两山脚下。一条宽敞明亮的国道穿村而过,村中一马平原川,全是成块连片的肥沃良田。由于土壤好,适应种植油菜,并被省农科院定为油菜制种基地村。 每年春天,油菜花开时,青草...

现代小说

较量

话说这一天,心宽体胖的彩虹公司张总经理来到陈工底楼办公室,拟有要事相商。 照理,习惯于养尊处优的老板,一般不会屈尊造访下级,有事托秘书打个招乎,她在四楼办公室静候即可。但考虑陈工腿脚不便,不得不委曲求全、登门拜访 。 她一见陈工,省去铺垫或寒...

现代小说

今夜真丢人

我的朋友苟子君,是一个文学爱好者。最近,他的一部长篇小说荣幸在全国获了个大奖。 苟子君这一下也算终于为自己争了口气儿,为他生活的这个地方扛回了一个国牌,这可是在这个叫葛坪区的地方从未有过的。 领奖归来的第二天上午,苟子君就接到领导打来的电话...

现代小说

遭遇憋纠记

根据市作家协会的书面通知,一天上午, 龚先生如嘱前往市文联参加声誉鹊起的某青年作家作品讨论会。 龚先生属于自学成才的知青作家,常有作品见于报端杂志,至今已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近70万字,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。但由于平时不修边幅,穿着随便,不讲究...

现代小说

门前流过一条河

太阳爬上东山坞,光辉就撒满清水涧,一条金灿灿银晃晃五彩斑斓的河。 杜家汀就在河北岸绿林深处,祖祖辈辈依河住着。 入夏了,青蛙聒耳,鸟鸣蝉噪。大闺女小媳妇们挽起裤腿子,白藕一样的腿浸在河里,嫩脚丫踩着粉红的沙,抖开瀑布一样的秀发在河里洗,嬉笑...

现代小说

古柏树

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,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,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,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,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,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,这是他几十年的姿势。村委会五年前已经安了广播,广播室设在村房,喇叭挂在村后半山腰上...

现代小说

战友之间

回城后,老陶逢人介绍说,江师傅与他是50年的战友。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和谐,更不用侈谈亲密。充其量磕磕碰碰在农场共居一室,生活了三年多,仅此而已。其他几十年,各人都有自已的生活舞台和人生轨迹,基本上是两股道上跑的车,井水不犯河水。 老陶仰仗通中...

现代小说

短篇小说:峰回路转

深秋的一天上午,曹先生一走进厂大门,远远看到身材魁梧的耿厂长站在厂办门口,愁眉紧锁,不断地喷云吐雾,好像心绪不宁,有什么心思,又像在等什么人。 小曹,等了蛮多辰光,我找的就是你,有要事商量。一厂之主有请,还有啥话讲? 起初曹先生想当然以为厂...

现代小说

梨花在这小小的村落里传开

最近,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:小小要结婚了。 这爆炸性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在这小小的村落引起了轰动。结婚这事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,稀奇的是小小要结婚了。 小小,并不小,是一个奔四了的体格强...

现代小说

想入非非

一个冬日的晌午,张师傅圆满完成了在南通树脂厂仪表修理任务后,踌踌满志走在返回半导体器件厂的路上。 这条路处于市郊,三十三年前,还比较偏僻,车少人...

现代小说

生命流程(下)

她踮起了脚…… 叶明国身上肮脏的气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瞬间袭击了她,接着她的双臂被叶明国死死地钳...

现代小说

梦醒时分

昨日,因吃完晚饭还尚早,就随手拿了一本书,来到客厅里,欲再看一会儿。到了客厅才发现,另外两位好友坐在一起(因为在实习期间没有工资,所以只得与另外两位一起实习的同学合租了一套出租屋),似乎在嘀咕什么事,自己因隔太远,没太听清,便走近了,想要...

现代小说

奇怪的天窗

我的故乡是一座拱桥卧波、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。坐落在河网纵横、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。一条汩汩流淌的运河,穿镇而过,将小镇分成南北两爿,斑驳陆离的石砌拱桥将对岸相连。河流既给小镇提供水源,又方便舟楫,加强了各地的货运往来,促进了古镇的繁荣。 小镇...

现代小说

生命流程(上)

刘大成.... 喊声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紧接着布拉听到了身后不怀好意的笑声。走在村路上的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。她没有回头,她不想看那人是谁,她只是侧在一旁往怀里拉紧了东吉。 自从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农民上了星光大道之后,睡在户口本里多年的这三个字就...

现代小说

第一刀(短篇小说)

把两个副业组相继送出冯家滩,新任队长冯豹子腾出手来,按照队委会的计划,立即实施对三队生产管理制度的改革。一天也不敢拖延!阳坡上的麦苗已经泛了绿,时令眨眼就到春分了。 首先要改的,是鱼池、猪...

现代小说

最后的晚餐

这一年五一劳动节过去大约十几天之后,竟然有一个陌生女孩找上了三角圩中学韦仁富老师单人宿舍的门。 同事们都以为韦仁富交上桃花运了,算是要最终解决他非硬本子定量户口不娶的找对象难题了。 但韦仁富心里明白,这个送上门来的陌生女孩,依然不会是他的菜...

现代小说

闭眼恐惧症

1. 默然身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静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金光洒进病房,在地上印下了一块明亮的金黄色,初春的暖光刺过依旧微凉的空气,给人一种寂寞的荒凉感。护士小姐细心地将饭一口口喂进默然的嘴中。默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,大脑中一片空白,仿佛是刚刚降生到这...

尾页

美文栏目分类